清兆尹

那些听不见音乐的人认为那些跳舞的人疯了。
瓶邪only,佛系交友可加501436714。

西泠明信片 有小可爱想要吗 给你写鸭
(右两个章是自己拌书画印泥盖的 做工捉鸡

西泠檐下 两位青年耳语着什么 忽然 戴着连帽衫的那位笑了下 探身 啄了另一位的额头 像春风拂过枝头 惹出绯红阵阵
嘘 只有雨见到

【瓶邪】育婴堂怪谈04

我瞬间就炸了,但四肢死水般疲软。这时,那巨目晃了下,露出后面一张焦急的大脸,是胖子。我这才看清所谓的眼珠只是手电。

见我没反应,他抬手就要来一巴掌,我忙叫:“别!”说着咳出血沫:“手电拿开,老子要瞎了。小……小哥呢?这是哪里?”

“不知道,”胖子把我扶起来,“那个死变态居然拽胖爷的脚,我一掉下来就看到你了,他娘的,这个坑不深啊,你要是出事我还是说你是被它打死的吧。”

我缓了下气,用手电去照来处,唯见一面石墙透着阴冷。其他三壁绘有花鸟,聚散有致,用的是重彩设色的技法。黄泥大阶砖的地面正中有一口小棺。

棺盖半开。


我后跳一步,下意识去摸腰间的刀鞘。胖子却招呼我去看,似乎是觉得没什么危...

【瓶邪】育婴堂怪谈03

地道先是笔直下沉,又像竖弯钩那样骤然改向。爬到拐角时,我听见胖子嚷着折回。

“怎么了?”我喊道,胖子顿了下,说我进去就知道了。

我迅速爬去,攀住洞缘,被闷油瓶猛地一提,落在了水泥平地上。

这里是个地下室,没有尸体,什么也没有。建造年代至少在庚子事变后。不知积聚了多久的尘土随我们的动作扬起,我咳嗽起来,咽喉像被棉絮堵住。

胖子忽然惊奇地叫了声,去抠那墙壁,我这才注意到墙面早已剥脱。白石灰面如蝴蝶展翅般成片被揭落,后面竟不是青砖,而似是藏着幅壁画。

我盯着那画,脚步后跌,像被一只小手拽入冰凉的大梦。


“听我歌!听我歌!”

声音从墙上传来,画幅越完整,就越喧嚣如闹市。

画上正在被...

育婴堂怪谈02

第二天发给小程的语音消息,很久才有答复。

“没听过,但确实像我们这儿的老歌。”他回道。

我走到后院,胖子像蘑菇一样蹲在墙角,我凑过去,见那里贴了张红纸,两掌大,已成断纸馀墨。

”地黄、夜啼郎、往来君子……“胖子把纸上的蝇头小字,依次指给我看,问我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由字词推测前后文,是修复拓片的基本功,我大概能猜到这是什么。闽南流传一种风俗,遇到小儿夜间啼哭不止,多半有鬼登门,要用红纸签写歌诀贴于外墙,吸引过路人诵读。但我不太确定,就拍了张照发给闷油瓶看。

过了一会儿,闷油瓶发来三个字:压惊歌。我心道果然如此。他传来张照片,是块横躺在岸边的青石,被杂草包裹着,看不出模样。我正纳闷,...

育婴堂怪谈01

从长白山回来后,我就有在雨村买房的打算。

按理说,我们都是城市户口,没法在农村买房。我按照小花的建议,在闷油瓶名下开了个皮包公司,三个人打扮得人模狗样,揣上几包黄鹤楼就去见村委会了。村里欣然应允,还帮我们从镇上请来了房产中介。

虽然用这种方式买自住房有些怪怪的,但农村的房子无价无市,买到后也不太可能转手,反而有种安定感。就像门口趴着晒太阳的老狗,赶不走,也没人偷;别人看一眼就知道是谁家的。


那天我们看完几套房,和中介小程一起返回宾馆,沿湖散步时,见到湖边有一幢九十年代建筑风格的民房,半敞的院子里堆着杂物,似乎久无人住。

从这里瞻望,正前方有一片梯田,沿着陡峭的山坡层层分布,像是为登...

【瓶邪】二十三夜07(黑帮paro,现实风,慢热)

醒来时,我正仰躺在地上,头倒向走廊外侧。有块碎裂的门板压在腿上。

周围不知何时多了一大群人,我揉了揉眼,见他们正打成一锅粥,胖子正拎起一个人,大喝一声把拳头冲着那人的鼻子砸下去,一瞬间紫的、红的都迸溅出来。

我冲他喊道:“胖子,什么情况!”

“你十几秒前差点被这娘们掐死,快爬起来!”胖子回道。

我望着纷乱的腿脚,有些发懵。照胖子的说法,我只昏迷了短暂的十几秒钟,那这个时间里,到底发生什么了,为什么会从蓝莓之夜切换到了古惑仔的片场?

胖子三步并作两步,一把就将我提起来,掩护着我往外面跑,身手非常矫健。我喘着气道:“为什么会打成这样?”

“当然是——”胖子刚开口,一道白光贴着我的鼻子划...

【520特辑】相思

狗粮真好吃!!

格尔木精神病院:

大家520快乐!今天也要甜甜甜ovo/


【520特辑】相思

【最肯忘却古人诗,最不屑一顾是相思】

5sing地址  

b站地址

staff:

策划: @上官邹琅 

作曲:三宝

编曲:荆乐霞

作词:赵小源

演唱:Schweigen坤

后期:三吴产品


【瓶邪】雨村日常之刘海风波

即使遍染风霜,但小三爷在我心中永远是当初那个步履不停的少年人

(这其实是篇五四青年节的贺文= =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趁闷油瓶去院子里喂鸡的当口,我搁下筷子,对胖子做了一个朕有要事与爱卿商量的手势。

“干嘛?”胖子道。

“你有没有发现小哥最近有点古怪?”

胖子正在专心对付手里那根硕大的酱鸭腿,眼珠都没有转一下,声音含糊道:“没有啊,挺正常的啊。”

我道:“不对,一定有哪里有问题。”

“问题?”胖子道,“你是说小哥有问题?被人掉包了?要真是这样,那你也别和我打...

【瓶邪】二十三夜06(黑道瓶x学生邪,现实风,慢热)

“小帅哥,别走。”

顺着手臂看去,说话者是个穿着露脐衫的短发女人,眼尾轻吊,嘴唇浅而亮,整体看不出具体年龄,但应该不超过三十。她正用猫一样的眼光打量我。

“我们认识?”我皱眉道。

她摇了摇头:“不,不过从你进门起,我就注意到你了。”她忽然凑近,盯紧我:“你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,我很喜欢。”

我还从没有和女人面对面离得这么近,身体一下子僵住,条件反射地道:“谢谢啊。”

她笑了下,道:“喝一杯?”一只高脚杯被送到我眼前,红色液体晃动着,闪烁出变幻的光泽,杯缘插着一片柠檬。她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但是醇酒美人当前,如果立刻拒绝就真成朽木疙瘩了。

我有些不自然地挺直腰板,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接

【瓶邪】二十三夜05

(写尬舞比写开车还兴奋是怎么肥四

(配合Chuck Berry的You never can tell服用效果更佳

(第一次写长篇没啥经验非常希望能有小心心和评论,爱你们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不由盯着那人,努力在脑海中回忆在什么地方见过,但一时没有头绪,那人似乎有所察觉,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。我立刻移开目光,装作不知情的路人,埋头混入了乘电梯的队伍。

某节课下,我又提起了中秋节的事,问胖子有什么打算,胖子把书整理好扔进包里,道:“狗屁安排,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。”
“不管怎么说还是会想家的吧。”我道。
胖子道:“对胖爷我来说就不存在这一回事,大丈夫四海为家。我看你也别伤春悲秋了,这么着,中秋节的时候叫...

【瓶邪】二十三夜03-04(黑道瓶x学生邪,现实风,慢热)

(03)

胖子还坐在驾驶座上不动,黑瞎子推了他一把:“让哑巴试试,他的方向感好着呢,八成能带我们出去。”

胖子狐疑地看了眼闷油瓶,咬咬牙,把驾驶座腾了出来。虽然我也感觉不靠谱,但事到如今,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。


胖子挨着我坐下,轻声道:“天真,你知不知道这小哥是什么来路?”

我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你跟他扯了一路的淡,竟然不知道?”胖子一副怀疑我智商情商双欠费的表情。

我嘀咕道:“我是跟他说了一路的话没错,可他一句都没有搭理我。”

“就你这样,怎么混的,看你胖爷的。”

胖子上下打量了我,啧啧两声。片刻后,他摸着下巴一脸纳闷:“这小哥怎么一直不说话啊,不会真是个...

1 / 2

© 清兆尹 | Powered by LOFTER